官术网 > 网游竞技 >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> 第90章

?    那拉氏不知道伊琳在破坏她计划,此时,潜伏在那拉氏脑海深处的原主隐忍而愤怒,她竭力想冲破禁锢,灭掉占据她身体的鬼魂,可惜一切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拉氏差点毁掉她的弘晖,幸好她的弘晖意志坚定,一天一天好转。

    一个月过去了,这个大院子又处理了几个死去的太监和宫女,富察氏因为喝了一点灵酒,并没感染上。

    有了伊琳送来的灵酒支持,弘晖和弘曜很快熬过了这次时疫,经过太医诊断,确定已经痊愈后被送出了院子,伊琳总算松了口气,终于完成了四爷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 林黛玉得知两小痊愈后,松了口气,同时又十分佩服福晋老乡,果然一切如她说的进展,弘晖和弘曜都没有出事。

    当初发现时疫的时候,林黛玉本来想拿出灵水救助他们的,哪知被福晋老乡一说,她才冷汗涔涔的发现自己似乎暴露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暗暗感激老乡的提醒,同时给了不少灵水给四福晋老乡,让她能够保证弘晖和弘曜平安无事,压根儿不知她送的灵水本四福晋偷偷扣下自己服用了。

    不过老乡说的那个秘密太惊人了,怪不得德妃一直对四爷不好,感情不是亲生的呀,可恶的德妃,竟然伤害她最崇拜的四四。

    最好这次时疫熬不过去,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林黛玉在心里诅咒德妃。

    不同于林黛玉的轻松,四福晋那拉氏有些焦躁,情况似乎并没有按照她预想的进行发展。

    至于姗姗来迟的伊尔根觉罗氏因为路上的‘意外’在一个月后才赶到了热河行宫,得到了康熙的冷脸和训斥,直接将她打发去照顾十四,因为时间拖的久了,康熙大部队起程回京,熬过时疫的弘晖和弘曜跟着一起回去了。

    十四贝勒和德妃都还熬着,不知什么时候能脱离危险。

    伊琳和富察氏等人留下来给德妃侍疾。

    不过她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记录着呈到康熙桌面上,对于这些儿媳妇所做的桩桩件件,康熙了如指掌,至于德妃是否能熬过这次时疫,康熙并不大关心。

    德妃暗地里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,可惜还在和病魔作斗争的德妃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要不然怎么这两年出巡,康熙都带着德妃,表面上是重视,盛宠浓厚,实际上跟将太子胤礽放在身边是一个道理,都是防备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伊妹妹,你说额娘能熬过这次时疫吗?”富察氏和伊琳走出德妃的屋子,富察氏见身边没有奴才,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额娘的求生意志很强,应该可以熬过去。”伊琳抿了抿唇,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富察氏暗暗赞同,她也觉得德妃娘娘会熬过这次时疫。

    “咱们福晋还真是个好儿媳的典范,可惜了十四福晋,在咱们福晋的光芒下黯淡无光了。”

    富察氏这话里的嘲讽太明显了,伊琳低低一笑,“富察姐姐,你可别忘了,咱们福晋在所有的皇子福晋中除太子妃外,名声就属她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抛下自己染了时疫的嫡长子,去全力照顾不喜咱们爷的德妃娘娘,不知咱们爷会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爷会赞福晋至孝呢!”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走,一边低声闲聊。

    半路上,正好看到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恐惧和退缩的伊尔根觉罗氏,富察氏和伊琳对视一眼,暗暗摇头,这伊尔根觉罗氏,连做表面功夫都做不好,不知十四贝勒熬过这次时疫,会不会对这位宠爱的侧福晋迁怒。

    比起表面功夫做得不错的完颜氏,这位我见犹怜的美丽侧福晋差远了。

    伊琳微微朝她点头,就和她擦身而过,直接无视了她的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在热河行宫呆了两个多月,德妃娘娘顽强□□的熬过了时疫,虽然捡回了一条命,可是德妃整个人却老了不止十岁,眼角的皱纹增了许多,乌黑的头发也出现了不少白丝,看起来消瘦又憔悴,跟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一样,哪里还有半分四妃的风采。

    德妃似乎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打击,匆匆回京闭宫休息保养,至于十四阿哥,则被德妃遗忘了。

    幸好十四阿哥也熬过了这次时疫,不过比德妃迟了半个月,这一病,直拖了三个月,好了后十四阿哥整个人都剩一副骨头了,听太医说,以后十四阿哥的子嗣怕是有些艰难了。

    伊琳得知这个结果的时候,她已经和四福晋,富察氏一起在回京的路上,时疫果然可怕,至于德妃,虽然心疼十四,但却更害怕失去圣心,只是让人送了一些滋补的药材过去就没其他动作了。

    这古代皇家的亲情比纸还薄,伊琳暗暗感叹。

    相比于伊琳和富察氏的好心情,饶有兴致的观看路边的风景,四福晋此时呕得差点没吐血,没想到精心策划的一场时疫变故一点都没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    又失败了,这是她第二次失败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她想用魇咒嫁祸伊氏,第二次就是这场时疫变故。

    难不成就因为她穿的原身是个大反派,所有什么算计都成空?

    那拉氏心里恐惧不已。

    此时的那拉氏不知,弘晖回到京城里,立即找了四爷,不知和四爷在书房里说了什么,四爷的脸色更加冰冷了。

    让暗卫彻查并向十二弟妹求证过后,四爷心惊之余又心寒不已。

    虎毒不食子,他的好福晋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雍王府,正院的小花园里

    “哥哥,你有没觉得大哥好像变了?还有阿玛,真偏心,竟然送了一百只狗崽给小胖子……”贝儿格格坐在椅子上,晃悠着小腿,嘟着红艳艳的小嘴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弘昶瞥了妹妹一眼,“贝儿,额娘就快回来了,注意礼仪,不然额娘又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贝儿格格哼了一声,威胁似得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教养嬷嬷,“她们不敢告状。”

    弘昶皱眉,妹妹的脾性益发大了,这可不是好现象。

    不过贝儿说的没错,大哥似乎得了时疫痊愈后,就变了,好像跟他们兄妹有了一丝隔阂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等额娘回来了,问下额娘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贝儿,咱们找大哥去。”弘昶想着额娘还没那么快回来,打算先跟大哥聊聊,看能不能找出原因。

    “不要,大哥肯定又在跟讨厌的小胖子一起……”贝儿不满的拒绝,她才不要去呢,大哥要是不先低头,她就决定不再搭理大哥。

    贝儿在心里恨恨的想道。

    弘昶暗自摇头,自己带着小太监去找大哥了。

    额娘离开将近三个月了,小胖子有些不习惯,心里盼着额娘早点回来,小十太难带了,每天要给小十念书,太苦逼了。

    幸好大哥回来了,正好将小十丢给了大哥,小胖子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弘晖坐在廊檐的凉席上,拿着书本字正腔圆的给坐在凉席上的小十念书。

    小胖子在一旁训练狸花猫减肥,他发现才三个月时间,狸花猫长胖了好多,都快成一团球了,额娘回来肯定要说他了。

    于是小胖子心急火燎的给狸花猫减肥。

    谁知狸花猫太懒了,跟小九一样,是个懒蛋,除了吃就是睡,太令人捉急了。

    小胖子只能用一根绳子拴住它的身子,拖着它绕圈圈走动,狸花猫幽怨的瞥了小主人一眼,懒洋洋的闭上,任由小胖子拖着它动。

    小十一边听大哥念书,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五哥和猫猫较劲。

    弘晖有些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“小五,你今天又逃课,阿玛知道又要说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胖子吭哧吭哧的拖着狸花猫绕圈圈运动减肥,听到大哥的话,小脸一垮:“大哥,不要提这事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上课。”

    弘晖好笑的瞅着他,“小五,你要给小十做个好榜样!不要再闹出春天种弟弟,秋天收获很多弟弟的糗事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小胖子闹出的种弟弟这个笑话,弘晖就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小胖子脸皮厚的很,浑然不在意道:“有大哥这个榜样就够了,不差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小十在一旁拍手掌,奶声奶气的附和:“就是,就是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晖无语,被这两兄弟打败了。

    弘昶来到暖清苑看到这其乐融融的一幕,心里不知怎么的不舒服极了,他觉得自己的大哥要被小胖子抢走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五哥,小十!”弘昶带着小太监笑着走了过去,很自然的坐在弘晖身边。

    “六哥好!”小十奶声奶气的叫人。

    “小六来啦,要不要一起遛猫?”小胖子笑嘻嘻的邀请。

    弘昶瞥了一眼那只胖成球样装死的狸花猫,嘴角抽了一下:“不用了,五哥自己遛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六,贝儿呢?”弘晖没看到贝儿,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弘昶瞥了一眼旁边的小十,笑着道:“贝儿在生大哥的气。”

    弘晖讶然:“我什么时候惹贝儿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大哥不用理会,贝儿在使小性子。”弘昶摇头道,他见大哥似乎不知情,便不再提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大哥对他们兄妹的疏离,应该是怕自己得的时疫还没完全痊愈传染给他们,而他和妹妹喝了额娘偷偷给他们的灵酒,才没有染上时疫。

    没有灵酒喝的大哥就没那么好运了,这么一想,弘昶就感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,不知是愧疚还是心虚,自己和大哥都是一母同胞的嫡出兄弟,大哥向来对他们兄妹最好,他真不应该怀疑大哥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o(n_n)o~今天滴二更~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55/55222/14671233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