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网游竞技 >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> 第70章

?    康熙四十七年,正月初五,八阿哥的侍妾张氏生下长子,隔壁的八阿哥府邸又乱了起来,原因是宫里的惠妃打算将张氏抬举成格格,八福晋死活不同意,鸡飞狗跳的闹了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伊琳很无语,你自己没得生,人家连长子都生了,又只是从侍妾抬到格格的分位而已,那么计较做什么。

    平白的给自己拉上那么多的仇恨,还被康熙斥责“妒妇!”,八福晋如果生在现代还好,敢爱敢恨,生在古代,就是一场悲剧。

    她来自现代,却不得不适应古代的规则。

    幸好她是随遇而安的性子,不然不得郁闷死。

    伊琳在一边听隔壁的八卦一边安静的养胎,每个月,小胖子都会回来一两次活跃气氛,小大人似的训导小九。

    特别是过年的时候,小胖子更是天天拎着小九和一只大獒犬一起到院子里溜达,美名其曰锻炼,省得发霉,伊琳每每看到他们的样子都想笑。

    至于武氏,自打那次来过后,就没再过来了,宋氏倒是经常隔三差五的来窜门,不过现在伊琳开始防着她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孙嬷嬷有次过来,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不对劲,她还不知宋氏的心变了,一直以来,宋氏的身上都会有股香味,各种香味都有,这也是伊琳没发现的原因。

    伊琳的体质不同寻常,按照这个宋氏频繁窜门的程度,她腹中的小阿哥早流掉了,这后院最险恶最善变的就是人心了。

    幸好她从来没对后院的女人抱过期望,不然受的打击更大。

    今天是例行性请安的日子,翠湖一早就紧张的给她全副武装,恨不得她全身穿上铠甲,五个月左右的身孕,伊琳小腹微微凸起,在冬季旗装的包裹下,丝毫看不出怀孕的样子。

    请安的时候,宋氏照例坐在她身边,身上的香味不时的窜入鼻尖,伊琳微微皱眉,一次是意外,两次也可以说是意外,多次就是故意了。

    武氏只是抬眸瞅了伊琳和宋氏一眼,又沉默的坐着。

    宋氏不时的和伊琳说着话,伊琳微笑的应着,不特别热情,也不特别冷淡。

    将近五年的时间,她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之后伊琳照例被女人们话里的酸气酸了一阵,她都已经淡定了,富察氏似乎真的沉寂了,请安的时候只在那里优雅端庄的坐着,也不怎么说话,就像一幅美丽的画卷。

    目光不经意对上伊琳的时候,眼神淡然,没有了以前的恨意,伊琳很意外。

    而且伊琳敏锐的察觉到福晋似乎有些忌惮富察氏,不知这里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难道和元宵节的时候,富察氏的额娘来过有关?

    听了一上午没营养的废话,总算可以离开了,伊琳带着丫鬟和孙嬷嬷随着大家走出正厅。

    开春三月,乍暖还寒,一道微冷的风吹拂而来,周围的树木发出挲挲的声响。

    伊琳裹了裹狐裘,慢悠悠的穿过长廊离开正院。

    才出院子,就看到富察氏袅娜娉婷的和一干丫鬟婆子伫立在那里,似乎在等人,伊琳微微讶然,在经过她面前的时候,微微福身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“伊妹妹,等等。”富察氏开口了,美眸直直的望着伊琳。

    周围不远处没有离去的格格们有些奇怪的瞅了两人一眼,然后快速离去,宋氏眼神一变,嘴唇动了动,本来说好和伊琳一起回去的,却带着丫鬟先走了。

    伊琳有些警惕的看向富察氏:“侧福晋有事?”

    富察氏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她的肚子,微微抬起下颌:“伊妹妹还是谨慎些,请个太医看看吧,都是双身子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踩着花盆底鞋优雅的离去,留下一阵香风。

    伊琳困惑的眨眼,看向孙嬷嬷:“孙嬷嬷,侧福晋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孙嬷嬷没说话,一脸严肃的在伊琳的身上嗅了嗅,脸色微微一变,急促道:“翠湖,让人请太医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翠湖也知道事情紧急,立即离开让人去请太医。

    伊琳一头雾水的在孙嬷嬷的保护下回到暖清苑。

    坐在软榻上,伊琳喝了口热花茶润喉,微微有些忐忑的瞅着孙嬷嬷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孙嬷嬷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孙嬷嬷苦笑,脸色很不好看,“主子,咱们着道了,这次您要欠侧福晋一个大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伊琳心一沉,“孙嬷嬷,说清楚点。”她体内有内气,宋氏那点让人流产的香味根本没什么用,她又十分小心,吃的食物都经过检查。

    “主子的体质特殊,本来宋格格身上蕴含红花的麝香对主子的胎儿不起作用,可若是有另外一种翠香混合,就出大事了,胎儿生下来不是会变成智障儿,就是死胎,唯一庆幸的是,如果吸入没多久及时发现,解除掉威胁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伊琳的脸色蓦地一白,身子晃了一下,袖子下的手紧紧攥着,贝齿紧咬下唇,眼眶泛红的瞅着孙嬷嬷:“这翠香就是福晋今天在大厅点的香,是吗?”

    “侧福晋离香炉比较近,应该是闻出了翠香,才提醒主子的。”孙嬷嬷的脸色有些纠结,“主子,其实福晋一直以来都喜欢点翠香……应该不会特意针对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伊琳的眼神有些茫然,声音苦涩:“是宋格格对吧?不然她今天不会特意坐在我身边,而且她身上的香味比之前都浓郁,显然是早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平时宋氏都会坐在所有格格的首位,也就是侧福晋的下首,今天特意坐在她身边,果然是不安好心吗?

    还是有人暗中提点了她,不然怎么早不用这个办法?

    “主子以后最好不要和宋格格来往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伊琳闭上双眸,暗中运转内气流入腹部子宫处,专心致志的寻找异常,果然被她察觉到了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那一丝外来的气息附在坯胎表面正慢慢朝里面渗透,看来内气也不是万能的守护墙。

    运转内气吞噬掉外来的气息后,伊琳终于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终于清除掉了隐患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太医来了,给伊琳把脉,证实胎儿没有异常,只是她身上沾了一些脏东西,换掉那套旗装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翠湖和孙嬷嬷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福晋派了大丫鬟过来询问情况,得知没有大碍后直接回去了,慧安知道了,只是暗暗感叹伊琳的好运气。

    同时富察氏突然对伊琳转变态度让她警惕不已,开始了利用植物全天候的监视富察氏。

    亏得富察氏喜爱盆栽,要是她像伊琳那样不怎么喜欢在室内摆放有生命的东西,说不定能摆脱福晋的监视。

    伊琳有点被害妄想症,除了在书房的案桌上摆了一盆四爷送来的万年青外,全都是死物。

    伊琳突然请太医的事被刚下朝回来的四爷知道了,立即带着苏培盛直接去了暖清苑,从太医和孙嬷嬷口中得知了缘由后,立即封锁了暖清苑,免了伊琳的请安,阻止了宋氏的探望。

    当然宋氏也被找了个由头禁足了。

    伊琳终于过上了清净的养胎生活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清净是相对的。

    四月初,伊琳正在屋子里惬意的翻着小说,四爷则在一旁闭目小憩,就看到翠湖急冲冲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主子,不好了,五阿哥将九阿哥种到庭院的花园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伊琳手指的小说哗啦一声掉落到榻上。

    四爷被翠湖的声音惊醒,睁开双眼,冷厉的眼神射向翠湖,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怒意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爷,别问了,咱们快去花园看小胖子到底搞什么鬼。”伊琳连忙在翠湖的搀扶下起身下榻。

    四爷蹙眉,揉揉眉心,颀长的身子一起,跟着下了软榻,唤了苏培盛进来,整理了一下常服,然后和伊琳一起出屋子去花园。

    一到花园,就看到花园里站满了奴才,还有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獒犬,所有人都被大獒犬盯着,中间隔出了一块大空地。

    空地里,小胖子正卖力的抡着一个大铲子填坑。

    小九的半截身子已经被埋在坑里了,双眼惺忪,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磕着,一动不动的任由小胖子在他身上填土。

    四爷和伊琳看到这一幕惊呆了,身后跟着的苏培盛更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小胖子,你做什么,还不快将小九抱起来。”伊琳担心的大喊,这小胖子到底搞什么,小九怎么任由他胡来?

    “不要!”小胖子大声拒绝,“我要种弟弟。”

    种弟弟?

    四爷脸皮直抽:“……”这是谁家的熊孩子?

    伊琳差点没傻眼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种弟弟?”四爷按了按额角的青筋,嘴角抽搐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夫子不是说‘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’吗?我准备春天种下小瘦子,秋天收获很多很多小瘦子。”

    小胖子理直气壮的回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,好强悍的神逻辑!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55/55222/14671213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