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玄幻奇幻 > 我欲九天揽月 > 第321章 就你最没用

于和一剑劈开紫金长河,剑意纵横,更将长空中每一处分支,都做着反复切割。

    普群生分毫不让,挥剑硬扛,剑速上却差了一分,好在有雪竹莲的子午二气查漏补缺,七十二变凌空干扰。

    三人在最初根基上隐隐相似的峨眉玄功,这时候更因为猛烈的对拼,产生似有若无的共鸣。

    峨嵋山的气息,在这个地窟中汹涌的扩展开来,挤压着周边所有事物的存在。

    重峦叠嶂,仙霞金光的峨眉山影像,从最微缩的状态,缓缓放大,林涛雾声,气象万千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,明明是三人玄功共振产生的异象,竟然好像还是于和的主导成分更多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,在三师兄弟互相压迫的同时,这股气息,竟也时而有所偏转,搜遍地窟虚空,倾泻到了金昌的身上。

    金昌原本把空神子和一双手,送到了苏寒山前方,形成守护。

    但他真身却是隐藏在别处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这一下被峨眉气息挤压,仓促之间,使他真身也顺着自己主动折叠过的空间,跳跃到了苏寒山前方,出现在第九层台阶之上。

    赫连鹏茫然的眼神,也就在这时,突然聚焦。

    乾坤灵台喷发智慧光影的时候,这位昆仑法王手上还拿着一片轮回莲,收获到的东西,要比于和更多更杂一些。

    除了自己心中所求之外,他也隐隐看到三尊创世的场景,只是细节上没有那么清晰。

    若在别的地方,不管是谁,收获到了天地初开的因由讯息,都难免要有所感怀震撼,长久的细细品味。

    但修成降魔元神的人,意念目标何其明确,又怎么会忘记群敌环伺,追击而来的处境?

    昆仑法王压下那些创世片段场景,耗时极微,随后就是另一股最合心肠,最欲求索的智慧,浮现在脑中,顺势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片花瓣的轮回莲,茎叶自动向下盘曲,被他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五指松空,似乎全未用力,只是天生弯曲,条条指缝,空疏清晰,拳印旋转,一击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金昌眼前一亮,身前的七层光圈极速旋转,双手刹那变化,在每个圈层间,都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上百个手影,从内而外,均匀分布,空间的折叠,让他的手,好像可以同时存在于不同的空间位置。

    所有手掌的掌心,都朝向七层圆环的最中心处。

    无数高亮度的尘埃粒子,全部用闪电一样的速度,朝最中心的那个位置冲撞过去,爆发出一个好像很轻微,又无所不至的磕碰声。

    纯金中蕴含一点炽白的光芒,快得如幻觉般,在七层圆环的中心,膨胀起来。

    但这种光芒透发出来的热力,却是那么的真实,不是任何木头煤炭岩浆燃烧,所能够比拟的程度。

    那是发自于物质本源层面的热力,万物生机的催发者,与太阳相同形式的真火神光!

    元神境界虽然可以干涉微观结构,但还没有深入到可以制造太阳真火的那种微观层面。

    那是物质本原微粒,内部冲撞聚变,才能够以绝高效率爆发出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武道招式这种东西,本来就是要让人能够在基础素质的层面上,得到增幅,发挥出更大的杀伤。

    武当的《偷天换日玄功》,在元神境界的时候,就可以通过偷天元气对空间的精妙影响,制造出层层空间透镜。

    让元神念力在穿过透镜之后,可以分辨出、干涉到更微观的层面。

    以至虚之法,换取至阳之力。

    这就是《偷天换日玄功》的绝招……

    掌中换日,虚极真阳!!

    当初跟于和交手的时候,于和剑法太快,金昌没有机会施展出这个绝招,只能使些简单的偷天神掌。

    得到三千空神子之后,虽说洗练的还不彻底,可粗略的辅助运用起来,也已经让金昌把准备这个绝招的时间,缩短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太阳真火的喷发,本该狂乱无比。

    但金昌出手之际,先引起这第九层台阶上,天地环境,层层气场的一起震动,前方空中变得透亮,然后层层凹陷,洞穿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凶猛的太阳真火,就顺着这条通道的牵引,如同一条张牙舞爪的太古火焰神龙,咆哮喷发出去。

    咚!!!

    两股力量一碰之下。

    昆仑法王的七宝戒指、翡翠手环、经筒护腕、赤心纱巾、法王袈裟等等,浑身上下的守护法器功效,统统被击破,不少法器炸裂飞溅。

    在他右臂之上,衣物化为虚无,皮肉成灰,只剩纯金色的骨骼,被层层削弱后的太阳真火冲撞了一下,居然没有损毁。

    金色的骨骼拳印,破开了真火余威,重重砸在了金昌的七层圆环中心一点。

    就算是于和跟金昌交手,都打了上千里路,才确保自己的剑,能够碰到金昌。

    现在周围环境如此复杂,又是在冥界地层之下,又是乾坤灵台,又是峨眉玄功制造的气息投影。

    但昆仑法王,要想保证自己能够跟金昌真身接触,也只有硬扛太阳真火这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毁了自己浑身最上品的守护法器,右臂血肉全消,脸上肌肤漆黑皲裂,确保这一记拳印,打在了金昌真身手掌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金昌脸色骤变,只见七环暗淡,上百个均匀分布的手掌,全部消失,中心那个地方,反而多出一只真实的肉掌,被对方的拳印击中。

    这一拳只剩骨头,力量之专注,居然仍可短暂震散歪曲的空间,直取真实。

    昆仑各个教派,为了修行法术,贪得便利,腌臜龌龊的事情出得太多,以至于都让人有些忘了,昆仑正统,向来是以习武苦修为第一要务。

    昆仑祖师在世的时候,奴役百姓、奴役弟子,固然是恶毒至极,有时候为了苦修禅功,用在自己身上的手段,却同样可谓是惨无人道。

    熬得过去,才是昆仑正统真正的高层。

    只不过,换了赫连鹏这个昆仑法王,对门下弟子没有那么上心,也不强求他们修持苦禅,昆仑中这类习俗才淹没于历史。

    如今赫连鹏本人,却展现出了《八部显密正法》中,无上苦禅正法的根底。

    轰轰轰轰!!!!

    拳掌碰撞的同一时刻,金昌的偷天玄功,已经反击了一千掌。

    干瘦苍劲的短装老道,发挥出了速度上最大的优势,虽然力分则弱,但按照经验判断,这么多掌下去,也该有三四十掌,能够擦中对方,先将对方逼退。

    谁知,一千掌转瞬即逝,竟然全被对方挡下,反而是金昌中了一掌。

    老道瞳孔猛缩,胸腹凹陷下去一个掌印,暴退十丈,脚下空间歪曲如朦胧太极图,牢牢吸附,止住退势。

    只差了不到半尺,他就会撞在苏寒山身上。

    昆仑法王的两条手臂,甚至还有一条是骨骼的状态,提肩扬臂,笑而露齿,眼中金莲璀璨。

    “老掌教,你输了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有这么快?”

    金昌心头微乱,“不对,是我慢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刚才中了一掌,但他感受到的疼痛,比预计中的要低,那是感应变得迟钝的表现。

    刚才自己全力出手,虚极真阳的一击,如果发挥到极致,力量冲荡,应该会有巨大负担,导致体内出现一些杂驳元气。

    但现在,那些杂气也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有杂气,其实是一件好事,代表着对于伤害的缓冲转移,也是生机充沛的象征。

    既感觉不到疼,也感觉不到出招负担,恐怕……

    金昌的眼睛仍然直视着昆仑法王,左手抬起,让手指出现在视野左侧的边缘。

    他能够清楚地看到,自己左手指腹上有一些皮肤角质,已经变成了灰白色,翻转过来,手背上也有一些汗毛,正在石化。

    金昌的语气变得有些艰涩:“惰……灾……”

    降魔武道修炼出了元神之后,对天地间亿万种无形魔头、细微魔性,分辨降服的本领,已经到了堪称登峰造极的程度。

    念念皆真,体随心变,意思就是说,只要心里辨认到了这些细微魔头的同时,心力就已经化为现实,把这类细微魔头降服,肉身也已经做好了调整,将对应的魔性吞食下去,化为元气。

    这本来是个大好事,但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,过犹不及。

    如果在武道上追求太大,修炼太勤的话,心神与现实的嵌合运转,就会形成一个莫大惯性,越转越急,越转越大,直到隐隐有失控迹象。

    将肉身中略显杂乱的生机,也全部降服,将念头中与武道无关的思维,也全部粉碎。

    甚至最后连代表武道智慧的那些思维,也会被这股惯性裹挟,一点点降服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空有“降魔”这个口号,已经没有力量和智慧来支撑,那么最后连“降魔”这个口号,也将不复存在,武者也就彻底僵化。

    肉身变成石像,思维陷入空寂。

    所以,三灾的最后一灾,在俗家武道之中,称为“惰灾”,在佛门之中,却被称为“寂灭灾”。

    千年以来,但凡是修成元神的武者,没有一个闯得过第三灾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尽全力控制自己,拖延时间,等到寿命将尽的最后十几年,武者求生的那种本能,也会将武道疯狂运转起来,很有可能寿命还没真正走完,就已经先堕入第三灾之内。

    金昌是今天在场众人之中,年纪最大的一个,但距离寿元终结,也还有五六十年。

    他修炼的又是道家冲虚淡泊,虚怀至柔的玄功,恐怕要到生命的最后一年,才有可能控制不住,要触及第三灾,尝试一下冲关。

    “乾坤灵台,已经运转了千年,对于第三灾的研究,自然深入到了极点,或许能帮人突破第三灾,自然也能反过来,催化三灾,使人提前落入三灾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金昌心思一转间,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预感极为不妙。

    昆仑法王最初的那一记拳印,应该就是从乾坤灵台中得到的“寂灭灾印”。

    连金昌都能被提前诱发第三灾,雪竹莲和普群生,多半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苏寒山功法虽殊,毕竟也深入参悟过降魔武道,不知道会不会同样有第三灾的隐患。

    金昌一念及此,脚下太极图突然扩大,把苏寒山也囊括进去。

    太极图旋转之间,两个人同时变成一团黑白朦胧的扁平影像,朝侧面一晃,便要移走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昆仑法王大笑一声,第九层的台阶上,数百尊护法神的影子拔地而起,虚空都仿佛变得饱满起来,灿然如金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越来越慢,走得了吗?”

    太极图扭曲的空间,陡然被填平拔正。

    但太极图中间那条弧线弹直的刹那,苏寒山却还是出现在原地。

    从扁平影像中突兀现身的金昌,也不是一个要逃的姿态。

    老道脸上淡然,手上决然,一抓之下,硬生生又搓出了一抹太阳真火,在昆仑法王正面拍去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逃!

    现在就已经扛不住对方的寂灭灾印,如果逃走的话,等昆仑法王再把这招传给于和,结果只会更糟。

    苏寒山虽然可能得到更多智慧光影,但真要是彻底远逃,被打断参悟,很难说,还能不能找出对抗敌方的手段。

    金昌这回爆发的太阳真火,虽然初始不大,但并不精心操控,反而有种放任蔓延的趋势,元神已经蠢蠢欲动,即将离窍而出,带着这团火光,扑向昆仑法王。

    拼命而已,佛家有苦禅,道家忘生死。

    即使是生死之间的决然,在大恐怖下,挣扎出来的大勇气,也可以用最淡然的姿态,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昆仑法王面对这样的一击,也猛然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,化为骨骼的那条手臂一晃之间,空中不知道多少护法神,已经投入他手上。

    金骨之拳,拳中还有一片花瓣,无声透空,先一步击中金昌额头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已经太慢了!!”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谁慢?”

    突来反问,两种神念传音碰撞,昆仑法王惊觉不对。

    枯骨般的拳头,打中的只是一个幻影,而在金昌老道的幻影脑壳之下,实际存在的是另一个拳头。

    那一拳穿脑而出,跟金色的骨骼碰撞,极速的五彩电光骤然沉凝,化拳为掌,一掌轰击。

    虚空中,无数如山海经异兽异人的幻象,一闪即逝,伴随这一掌轰出,而坏灭崩塌。

    大慈大悲,灭相神掌!

    “这是于和折腾了别人十几年的感受,我压缩在这一掌之中,先让你来品尝一下吧!!”

    苏寒山神念狂震,轰然一声,把昆仑法王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寒山另一只手,还扯着金昌小臂,五彩电光凝而不露,感觉都不在发光,只是五彩丝线一样,蔓延老道全身,在刚才十万火急之际,让他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快如石火,那只手五指一松,骤然一弹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金昌感觉到,自己肉身手臂虽然还在,元神的小臂却突然碎裂掉了,与太阳真火紧密联系的那种燃烧感,立即被隔绝断裂,连那种陷入惰灾的趋势,都短暂被隔住。

    但这股剧痛,痛得老道硬是脸色扭曲起来,牙齿极速打颤。

    “我我我我我……你你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跟死敌拼了半天,他脸色都淡然,万万想不到,被道友救了这么一手,却直接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苏寒山不等他从疼痛中回神,赶紧追杀出去。

    帮金昌遏制一下伤势,用的都是元神裂解这样的手段,固然是因为这种手段最为有效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苏寒山现在,已经彻底沉浸在这一招的运转之中,全部精力,都用来提升元神裂解的这一式意境。

    昆仑法王构成肉身的每一个微粒,这时候都因为剧痛在颤抖,所有的念头都在乱跳。

    雪竹莲承受了十几年元神裂解的感觉,时间分摊得够长,没有把自己炼死。

    但是当这种感觉压缩在一掌内,一瞬间传递过来,任何人都会觉得,自己的元神已经炸完了,连一个残渣都没能留下。

    以昆仑法王的无上苦禅根底,这时候也忍不住发出了巨吼。

    真亏了这份苦禅之道,他还能明白,自己的元神,并没有真的裂解炸毁,刚倒退出去,心念一闪,显密八部,四百八十种护法神全部归体,毫无畏惧,向空一击。

    没有接触乾坤灵台智慧光影的人,可能还有许多幻想揣测。

    但昆仑法王很清楚,乾坤灵台之中,千年自闭下来的智慧,也不会比三灾路数超出太多。

    苏寒山虽然有三片花瓣,但是在降魔武道上,并不专精,所得的完整启示,可能还没有于和多,三片花瓣的最大功效,应该只是让他能看到更多创世场景。

    可创世三尊的境界何其之高,又岂是旁观者仓促之中,就可以化用的?

    “小贼!”

    昆仑法王痛得失了风度,白面发青,犬牙暴突,运起新得智慧,必要强轰退敌,破除对方故弄玄虚的声势,将那种痛苦幻想,反推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三人所得之物,就数你的最没用啊!!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158/158460/36792699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