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女生频道 > 穿书嫁首辅,锦鲤甜妻旺全家 > 第84章 倒打一耙

陈金花毫无防备,自己的头发就被薅了,她当场尖叫起来,也开始还手。
  但是萧兰兰也不是吃素的,她直接上手帮忙,去抓陈金花的手,萧母得了空档,直接甩了她两个嘴巴子,一边一个。
  “让你不当人,让你当畜生。”她边打边喊。
  虽然也不清楚姜岁到底咋了,但是她既然要追究到底,那这陈金花指定干的很过分,反正她就力挺她,给她出气就对了。
  姜巧巧站在后面,看见这个阵仗,吓得捂着嘴,想上不敢上的,她急的团团转,转头去寻表哥,结果人影子都看不见了。
  眼看着自己的老母亲已经被摁在了地上,她硬着头皮拿着扫把冲了上来,声音十分没底气:
  “你们放开我娘,再打她别怪我不客气了……”
  周氏见状,直接走到了姜巧巧面前,叉着腰胸脯一挺,萧毅扛着锄头瞪了她一眼,她立马怂了,扔下扫帚哭了起来。
  边哭边喊娘,但就是不敢上。
  陈金花被摁着打,萧母和萧兰兰母女俩配合默契,不打她的脸,只拧她身上的肉,拧的她尖叫连连,嘴里喊着救命,两个腿乱踹,却啥也踹不着,跟个老王八似的。
  “救命啊,杀人了!”
  她打不过只能喊,但是看热闹的人全都没有想拉架的,那些个和她吵过架的堂客们,全都拍手叫好,说打得好。
  这时候,姜岁和老村长终于到了,看见这混乱的场面,老村长用拐杖用力的拄了几下,他儿子便大喊:
  “都住手,别打了,老村长来了。”
  萧毅见状,这才去拉自己的娘和妹妹,这母女俩都打上头了。
  “娘,兰兰,差不多行了,老村长过来了。”
  萧母和兰兰闻言,这才松开了陈金花,母女俩个使了不少劲,也是气喘吁吁的。
  反观陈金花就比较造孽了,她的头发被扯散,揉的乱七八糟的,两边脸红了,腰上的软肉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  姜巧巧连忙去扶她。
  姜岁看见这一幕,嘴角有些抽抽,她是真没想到她娘和兰兰居然这么生猛。
  不过看陈金花这样子,她心里头那股恶气消了大半。
  萧鹤川本想去帮忙的,但是三哥按着不让去,他说女人的事女人解决,他俩负责兜底就行。
  这会他见姜岁来了,立马跑到她身边牵着她的手,软乎乎的叫媳妇。
  姜岁的心有些化了,这奶狗版的萧鹤川真是让人心生怜爱啊。
  但言归正传,她还有正事要办。
  陈金花这边看见老村长,她哭的那叫一个歇斯底里,嘴里喊着:
  “老村长啊,你可得给我做主啊,这萧家欺人太甚,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我家打我,你看给我打的。”
  她指指自己的脸,又想撩衣服,突然发现这大庭广众的,她又硬生生给憋了回去。
  “你还倒打一耙了,要不是你欺负岁岁,我会打你吗?都是你活该。”萧母反驳道。
  “你胡说,谁欺负姜岁了?她不是好好的在那吗?”陈金花打算死不承认。
  “哼,陈金花啊,这么多年了,你这鬼脾气倒是一点没变,你自己瞧瞧这满村人,有几个没同你吵过闹过的?人都被你得罪完了。”
  老村长此刻开口了,他一来,陈金花隔壁邻居便主动回家给他搬了凳子坐。
  这一点陈金花无法否认,这左邻右舍的的确都被她得罪了个遍。
  “那也不能动手打人啊!”她还在强词夺理。
  “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你自己清楚,没想到你平时泼辣不讲理也就算了,心思居然如此恶毒,你眼红萧家的生意,几次想从姜岁丫头那里套人家粉的配方不成,便心生毒计,居然叫来了娘家外甥给你们打配合,以人家的清白为要挟,逼迫人家把配方告诉你,你敢说你没有吗?”
  老村长这话一出,全场哗然。
  萧母听了,那刚压下去的火瞬间又上来了,原来如此啊,好个陈金花,真是欺负到头上了。
  “老寡妇,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歹毒。”她撸起袖子又要上,陈金花吓得退回自家院子里。
  这老女人疯了,打人真特娘的疼,惹不起她只好躲了。
  而萧母被兰兰给拉住,她安抚道:
  “娘,老村长在这,你别冲动。”萧母闻言,这才停了下来,眼睛却是还狠狠地瞪着陈金花。
  陈金花知道,这事不能认,不然的话她就真在仙鹤村混不下去了。
  “老村长,冤枉啊,你不能只听她的一面之词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有证据吗?”
  “证据?躲在你家的陈树就是证据,你敢不敢叫他出来?”
  这时候姜岁站出来了,如今是她和陈金花的掰头时刻。
  陈金花心虚,知道自己那个怂货外甥正躲在房子里不敢出来,他不出来也好,只要不出来这事就说不清。
  刚好她家有个窗户可以翻出去,只要他从那里跑了,就找不到他。
  于是陈金花用胳膊肘顶了顶姜巧巧,朝她挤眉弄眼的,但是姜巧巧看不懂,皱着眉小声问:
  “干嘛啊娘,你眼睛咋了?”
  陈金花恨不得当场扶额,她怎么生了这么个猪脑子女儿?
  这些小动作没逃过姜岁的眼睛,她从原主的记忆里提取到一个关键信息,那就是陈金花房间有个后窗户。
  于是她立马大喊:
  “三哥,快去把陈树逮出来,他要跑!”
  萧毅突然被点名,几乎是脑子还没反应过来,手脚就已经开始行动了,抬脚就往陈金花家里冲。
  陈金花慌了,想去拦人:
  “萧毅,你敢,我家要是丢东西了,你就得赔!”
  萧毅管她三七二十一,她还能拦住自己不成?
  他一脚踢开堂屋门,直奔左边的房间,正好看见一条腿跨出后窗户的陈树,陈树看见他,加快速度想跑。
  但萧毅反应迅速,一把逮住了陈树,陈树这小身板,被他拎鸡崽一样拎出来。
  众人看见陈树,便坐实了陈金花是在狡辩。
  姜岁当即便趁热打铁,再次还原现实,诉说陈金花母女是怎么在河边威胁自己的。
  她还特别说明了,自己是因为那条蛇才脱的身,大家不信就看陈树脸上蛇咬的印子。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158/158308/36792938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