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都市言情 > 重生九零:不做老实人 > 第205章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

李耀祖在藏区待了十天,驾车去了很多地方,想清楚自己对李虹的感情后,便迫不及待的回到京市,结果扑了个空。
  李虹的电话号码没换,只是她有两个号码,李耀祖知道的那个号码恰好她没带去内蒙。
  得亏乔成蹊告诉他李虹在哪儿。
  以往没发觉自己对李虹的感情,见叶四月只当是见普通的长辈,没有丝毫胆怯之心,形象什么更是不大在意。
  现在不一样了,他打算以结婚为目的认认真真的追李虹,那叶四月就是他未来的丈母娘。
  见丈母娘,当然得注意形象。
  特意好好拾掇了一番,才上飞机,力争给几年不见的未来岳母留个好印象。
  不过他运气不大好,刚到目的地,下车就被一头牛撵着一脚踩到牛屎里。
  李耀祖想骂娘。
  那头牛铆足劲儿的还要追他。
  李耀祖拔足狂奔,头发凌乱,五官扭曲。
  幸好这附近只有一头牛,不然李耀祖惨了。
  牧民骑着马将牛赶走,李耀祖才劫后余生的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。
  形象什么的早就没了。
  看了全程乔伟等人目瞪口呆,不知道李耀祖到底哪里惹到那头牛。
  李耀祖没事,大家都松了口气。
  乔伟:“这孩子到底对牛做了什么?”
  乔成蹊骑着马跑过去,努力忍着笑:“耀祖你是不是跟牛犯冲啊?哈哈哈。”
  李耀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,嫌恶的甩了甩脚上的牛粪。
  “没准还真被你猜中了,在藏区的时候牦牛见到我也是恨不得一脚撅死我,几年前跟同学去农村玩。
  我站田埂边,一头黄牛从边上过,我边上站着几个人呢,蠢牛就照着我腿上撅了一蹄子。”
  乔成蹊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  看着不远处向他走来的几人,李耀祖郁闷的要死。
  在未来丈母娘面前出丑,有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挫败感。
  不过,他觉得还能挽救一下。
  “我这样子见长辈多失礼,赶紧带我去收拾收拾。”
  乔成蹊带他去河边洗了洗,鞋子直接扔了,去蒙古包里换了身衣服,整理好头发。
  看着镜子里帅气的脸,李耀祖满意的点点头。
  乔成蹊看着他好一通折腾,出声问道:“怎么没把你女朋友带来?”
  “分手了,我和她不合适,也不爱她。”
  乔成蹊啧啧:“你这话说的,跟渣男有什么区别。”
  能都跟他妈说出见了家长就结婚的话,分手就说不合适不爱的话,不是渣男是什么。
  李耀祖点头,承认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也反省过自己,这阵子我好好思考过,是我太肤浅,爱上了她的皮囊。
  不过,我没有任何对不起尚雯的地方,我爸妈催着我结婚,她不愿结婚,她只谈恋爱不结婚生孩子。
  三观不合,我不可能一辈子耗在她身上,分手也是她先提出来的,我就答应了。
  这些天在藏区我想明白了,我真正喜欢的人是李虹。”
  乔成蹊差点惊掉下巴,抬手摸摸他的额头:“兄弟你没被牛踢到脑子吧?”
  李耀祖没好气的推开他的手:“跟你说认真的,我来内蒙就是为了追李虹。”
  乔成蹊坐下,抚着下巴望着神色严肃的李耀祖:“你不是一直认为我表姐是个颠婆嘛?”
  虽然,曾经有段时间他也这样看李虹。
  李耀祖咳了声,不要脸的说:“以前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,我现在成熟了,能够透过表象看到本质。”
  乔成蹊不置可否,提醒他:“想想以前你是怎么骂她的,我觉得你前途堪忧。”
  李耀祖僵了一瞬。
  他确实没少骂李虹,不过,李虹能为了他来京市念书,想来是不介意他之前说的那些话的。
  他最该头疼的还是,他之前拒绝李虹时说自己有女朋友,要结婚的事。
  才信誓旦旦的说了没多久,转头就跟前女友分手又掉头来追她,但凡李虹脑子没进水都不会同意做他女朋友。
  李耀祖丧了几秒,转瞬又自信满满:“没事,我一定会用我的真心打动他。”
  乔成蹊抬了抬眉:“那你努力,作为兄弟,我劝你一句,我表姐没点头同意之前,你最好不要告诉我表姨。
  不然,你的阻力会非常大?”
  不管李耀祖对李虹是真心还是一时冲动,李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冲动又脑子打铁的姑娘。
  现在开智了,只要她不愿意,李耀祖还真骗不到她。
  大家都是成年人,乔成蹊认为没必要什么都插一脚。
  “为什么?叶姨挺喜欢我的呀?”
  “你说的不错,我表姨确实对你很满意,但她首先是李虹的妈,当然一切以李虹为重。
  她才知道你跟你女朋友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转头你又去追李虹,她会怎么看。”
  李耀祖恨不得回到几个月前,扇醒自己。
  乔成蹊说的不无道理,李耀祖思索了片刻说道:“那我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让他们知道我分手了,背着长辈们继续追李虹。”

  乔成蹊点头:“祝你好运!”
  看李虹的态度,李耀祖想追到手,一个字,难。
  李虹是真把李耀祖当成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朋友,对他孤身一人来内蒙也完全不会往其他方面想。
  夜晚,李耀祖约她在草原上看星星。
  李虹捏着书无情拒绝:“没时间,我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。”
  说完看都没看李耀祖一眼,放下毡帘隔绝了李耀祖的视线。
  上大学后,自律成了李虹最好的习惯。
  当天事当天毕。
  天大的事都不能打断她定的学习任务,无论如何也会完成。
  李耀祖跟女友分手,跑到内蒙来跟她说喜欢上她了。
  李虹只觉得李耀祖越活越回去,跟她当年一样幼稚,说好了继续做朋友那就做朋友。
  李耀祖:“......”
  羡慕李虹手里的那本厚厚的书。
  乔成蹊同情的拍拍李耀祖的肩:“我跟暮暮舍命陪君子,走,看星星去。”
  乔言蹊还拎着几瓶啤酒:“耀祖哥,要不要喝酒?”
  “喝。”
  第二天,回血的李耀祖约李虹去骑马。
  李虹头都没抬的回答:“一连骑了三天,没意思。”
  “那去采花采野菜捡蘑菇?”
  李虹看着李耀祖:“去过了,还有事吗?我很忙。”
  李耀祖:“......”
  结果是乔成蹊兄弟陪他去采野菜捡蘑菇。
  一连三天被拒绝,几个大人都看出了端倪。
  李耀祖谨记乔成蹊的话,不承认,李虹也一口咬定只是朋友。
  大家都是过来人,就算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。
  众人倒是没说什么,都静观其变。
  乔成蹊的探亲假快结束了,内蒙玩了一周,一行人就回京市。
  信心满满的李耀祖追李虹没有任何进展,他做好了心理准备,打算做个打不死的小强。
  谁叫他机会来的时候把人往外推,活该。
  ......
  尤佳卉自从给苏铭下了通牒后,依然每天都往律所跑,苏铭去出差了她照来不误。
  反正她不要脸,谁敢撵她,她就挺着肚子让人往她肚子上招呼。
  苏铭早在去年尤佳卉刚缠上他时联系过尤佳卉的父亲,她父亲明确表示管不了尤佳卉,当没生过这个女儿。
  尤佳卉做的任何事都与他无关。
  苏铭比较有名,这种事报警处理的话,只会让苏铭的丑事传的更快。
  大家都对油盐不进、寡廉鲜耻的尤佳卉束手无策。
  都是学法的,不可能知法犯法,更何况尤佳卉又不是找他们麻烦。
  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睁只眼闭只眼。
  尤佳卉不影响大家的工作就行。
  唐糖活了这么多年,接了无数案子,见过各色各样的人,像尤佳卉这样恬不知耻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。
  周天天那些女人全都加起来都干不过一个尤佳卉。
  她可以预见,苏铭和乔玉梅的婚姻走到了尽头。
  说尤佳卉爱苏铭吧,不像。
  真爱苏铭就不会让苏铭名声扫地。
  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人,尤佳卉看苏铭的眼神确实有点些与众不同,但绝不是纯粹的爱。
  说她图苏铭的钱吧,她自己就是富家女,开的跑车超过千万,穿戴全是奢侈品。
  尤家从九十年代就开始做教育,做的很成功,发家之后教育这行加大投入,并涉猎其他行业。
  家大业大,虽说尤家不止她一个女儿,但她所拥有的公司股份,每年的红利就非常可观。
  不图财。
  人的话,年轻有为的未婚男人不是没有。
  尤佳卉有财有貌,只要她愿意,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  唐糖实在是猜不透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。
  唐糖百思不得其解,便调出两年前尤佳卉父母离婚案的卷宗。
  尤佳卉的母亲出身富贵,她父亲则是典型的凤凰男,靠妻子起家,发家后左拥右抱,私生子女一个接一个的出生。
  并架空妻子对企业的管理权和财权。
  尤佳卉母亲忍无可忍,起诉离婚并要求尤佳卉的父亲净身出户。
  苏铭是尤佳卉父亲的代理人。
  婚离了,但尤佳卉母亲的诉求并没有得到法官的支持。
  毕竟净身出户这种情况,除非双方协议,且一方自愿履行,否则很难让对方净身出户。
  不过,尤佳卉的父亲作为过错方,法官综合考虑后还是偏向尤佳卉的母亲,多划分了财产。
  上诉的结果也是一样。
  尤佳卉的父母都觉得自己吃亏。
  唐糖仔细看了几遍卷宗,心中有了猜测。
  乔龙的案件还在侦查阶段,乔二婶被乔玉梅说过之后就不敢再一天几个电话的打。
  乔玉梅得到暂时清静。
  苏铭出差第三天她就继续工作,过了几天又去港城出了趟差。
  繁忙的工作让她没有精力想那些揪心的事。
  这次在港城见到了徐晶。
  乔玉梅将近十年没见过徐晶,做了二十多年的贵妇人,气质越发雍容恬淡。

  徐晶是骨相美人,五十岁的人像只有三十多岁。
  在获得最高奖项后急流勇退,相夫教子,做丈夫的贤内助。
  七年前方镇卸任后就专心陪伴妻子儿女。
  虽是老夫少妻,夫妻俩的感情像陈年的酒,越陈越香。
  儿女大学毕业后在国外继续深造。
  “小姑你是不是遇到烦心事了?”
  徐晶还是习惯喊乔玉梅小姑。
  “我以为我隐藏的很好,没想到还是让你看出来了。”乔玉梅温婉的笑笑。
  “让我猜猜看,是你和苏铭感情出问题了?”
  徐晶一猜一个准。
  乔玉梅惊讶道:“小雅跟你说的?”
  徐晶笑道:“没有,这几年我们联系不多,再说她也不会跟我讲这些事。只不过中年夫妻出问题的很多,看的多了,自然也就会往这方面想。
  没想到我还真猜对了。
  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,小姑,看开点。”
  “都活到这个岁数了,有什么看不开的,离婚是我提出来,现在就等着苏铭签字,到底是二十多年的夫妻,肯定会舍不得。”
  尤佳卉没怀孕,她未必能坚定的离婚。
  她等不到苏铭回来就出差,出差前请唐糖为她起草了一份的离婚协议。
  离了婚她也能继续照顾婆婆和小姑子。
  “既然考虑好离婚就别舍不得,你要想再婚,我介绍位朋友给你认识啊!
  跟你同龄,太太病逝多年,人很不错,健谈幽默,在财政司工作。
  只有一个女儿,已经结婚在国外定居。”
  乔玉梅笑着摆手:“不了,我这辈子有两次婚姻就已经足够了。”
  方镇卸任前官居高位,徐晶做了十多年的官太太,她介绍的人非富即贵。
  随便介绍一个,除了年龄比苏铭大以外,其他方面都不会比苏铭差。
  乔玉梅感谢徐晶,可无论对方有多好,离了婚她就不打算再婚。
  “别说我了,你先生和孩子们都好吧?”
  “挺好的,孩子们都在国外念书,我先生对我很好,我跟他就像小雅跟乔伟一样,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,才能成就美满姻缘。”
  乔玉梅点头:“是这样的,虽然有遗憾,但老天给的安排未必不是最好。
  其实看到你和乔伟都过的幸福,比我自己幸福更让我感到开心。”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157/157119/36792817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