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女生频道 > 美人甜野!偏执学神又偷偷盯上她 > 第50章 护短撑腰,见不得她受委屈

姜予星怔怔地看着他,心尖无可抑制地冒出阵阵甜意。

见她没说话,江屿白不由有些手足无措,低声问,“是不喜欢吗?”

他其实不知道怎么哄人,但也想尽自己所能去哄她开心。

姜予星忍不住弯起唇角。

像蒋悦这种势利眼的人,根本就会不知道她的小学神兼小竹马,有多么好!

“喜欢。”

她抱着手中的糖果,眼眸亮亮地望着他,笑颜明艳又灵动,“我很喜欢。”

江屿白心跳猛地漏了一拍。

耳尖那抹羞红的颜色倏然一深。

“我现在重新帮你处理下伤口。”

他坐在床尾,动作轻柔地像刚才那样将她的小腿放在大腿上。

然后拿起重新沾上酒精的棉球,“还是会有点疼,要是受不住就喊我停下来。”

姜予星吃着嘴中甜甜的葡萄糖,像个被哄乖的小朋友点点头,“好~”

虽然还是很疼。

但很奇怪。

竟没有了刚才这般难以忍受。

姜予星望着面前眼睫低垂,动作认真熟练帮她处理伤口的少年,心弦微动,“小学神,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去做什么?要不要试一下做医生?我觉得你很适合。”

她笑眸轻弯,没注意到他的动作猛地顿了下来,“你看你性格认真又谨慎,人又聪明,不如你以后去做医生,然后我到时赛车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伤也能.....”

不等她说完,一道低沉冰冷的嗓音猛地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我不会做医生的!”

江屿白半垂着眼睫,遮挡住眸底的痛苦和晦涩,“我没有这个资格。”

闻言,姜予星不由一愣。

她望着他突然情绪变得极度压抑的模样,心底一下泛起心疼,“小学神,怎么了?”

“你要是实在不想说,没关系的。”

姜予星伸出手,轻轻地碰了下他的脸颊,声音轻而温柔,“但是你不要再露出这种难过的表情好不好?”

江屿白喉间一紧,抬眸便对上她担忧的眸光。

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语气很不好。

可是她却一点也没生气,还用这么轻柔的眼神看着他,安慰他。

江屿白攥紧双手,一直死死压抑着的痛苦情绪终于忍不住告败。

“.....因为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主治医生,但是因为他的失误,导致手术失败而被革职,并且要偿给病患家属庞大的赔偿金。”

“可是你知道吗?都这种情况了,他竟然还跑去赌博,将家里所有本就不多的积蓄全都花干净了。”

他嘲讽地笑了一声,“一点也不剩。”

庞大的赔偿金本就重重地压垮整个家。

结果又雪上加霜地加上一个个赌博欠下的债务。

每一天,各种催债的,各种指责投诉的,没完没了敲向他们的家门。

年幼的他只能躲在衣柜里,紧紧地捂住耳朵,才能显得这些可怕的声音没怎么恐怖。

“我小时候还不懂,本以为他这个人只是短暂迷失了一下,很快就能振作起来。”

江屿白垂着眼,明明是一件绝望的事情,他却用了平静的语气,“没想到有一个晚上,他趁我们所有人都睡着了,拿着家里仅剩的一点钱偷偷跑了,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。”

原本简单幸福的家庭就这么支离破碎,彻底坠入黑暗。

而他的母亲也因为压力,终于忍受不了,也选择在一个夜晚,偷偷拿着行李,推开家门走了出去。

也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年幼的他茫然地站在门口里。

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,才会导致自己的爸爸妈妈都选择了离开自己。

甚至连给他改正的机会都没有。

为了还钱,奶奶将家里变卖一切,还将房子也买了,才勉强还清大部分的债务。

然后带着他搬到了贫民窟。

年迈的老人,年纪尚小的小孩,成为了最好的欺负对象。

各种各样刁难,还有难听刺耳的咒骂,成为了每天的日常。

“要不是你爸爸,那个病人早就能顺利出院了,是你爸爸害死了他!”

“你是他的儿子,体内肯定也遗传了他的恶毒,你长大后肯定也会变成你爸这样的人!”

家庭的不幸能影响一个人的童年。

言语的攻击能摧毁一个人的自信。

慢慢下来,江屿白也觉得他做什么都行,唯独医生这个职业永远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他害怕。

会被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言语说中,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。

“我说完了。”

江屿白垂着头,喉间发涩,“现在你还觉得.....我适合医生这个职业吗?”

他根本不敢抬眼正视她。

也开始有点后悔跟她讲了这些。

别人的评价,他可以不在意。

可唯独眼前这个人。

他不想她眼里蒙上厌恶和可怜。

哪怕只有一点点,都能让他彻底绝望。

江屿白低着头,薄唇紧紧抿着,神色自卑又不安,像极等待着生死的审判。

姜予星心中震了震。

她只知道他家困难,却没想到现实比她想的更要苦。

姜予星看着他,心中阵阵泛起难过。

她多想可以跨越时光,去拥抱那时候的他。

江屿白一直低头,就在他不安忐忑着。

一道清亮的嗓音猛地响在他耳边。

“当然可以了!”

“你爸爸犯下的错误,跟你有什么关系?他是他,你是你,你们是不一样的。”

江屿白呼吸一滞。

他怔怔抬起眸,望着她。

姜予星认真地看着他,“他不负责任,不代表你也会重复他的旧路,相反我觉得你肯定会比他更加称职,因为你比任何人都能知道逃避的代价是什么感觉,所以它一定能督促你成为一个有责任心的好医生。”

“再说了。”

她眼眸轻弯,伸手揉了揉他的头,脸上潋滟出明艳的笑容,“不管日后别人再怎么质疑你,我都会像现在这样坚定不移选择站在你这边,所以别再害怕了,小笨蛋。”

江屿白目光重重一颤。

一直强压在心上的石头随着她的话,终于裂出了一条缝隙,一抹耀眼的光照射了进来。

暖极了。

半晌,他喉结微滚,敛眸轻笑了一声,“嗯。”

见他脸上终于有了笑意,姜予星手痒了痒,正想伸过去捏一捏时。

突然一道哭腔猛地响起,“姜予星同学,你的伤口处理得怎么样了?”

林雪萱眼眶红红地走了过来。

她看着床上的女孩大大咧咧地将腿放在江屿白的大腿上,一怔,酸得差点装不下去了。

“还行。”

看着眼前的氛围破坏者,姜予星眼尾轻撩,“毕竟有小学神帮我处理伤口,可惜那个故意推我的某人计划要落空了~”

林雪萱的眼泪瞬间哗啦啦直流。

“我知道你一直讨厌我。”

她惨兮兮地抹着脸,“但我不想你误会,我是真的没有推你啦。”

“学委,我们一起共事这么久了,你应该清楚我的为人。”

林雪萱抬起通红的眼睛望向江屿白,哭腔更明显了,“呜呜呜这种像毒妇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干得出来呢?”

“给她道歉。”

就在她话音刚一落,那道低沉的嗓音随即冷冷地响起。

林雪萱不敢置信地愣住了。

“我没耐心听你废话,赶紧给她道歉。”

江屿白眼神漠然,气场爆发着护短,“我见不得她受委屈。”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148/148215/36152765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