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女生频道 > 美人甜野!偏执学神又偷偷盯上她 > 第107章 被他禁锢在怀,防线失陷

被墙面挡住的通道偏暗无光。

从外面传来的声响,全都被隔绝在外。

刚刚不久前还在赛道上明媚张扬疾冲的女孩,此时被压在了墙壁上。

柔软的腰肢完全被掌控在宽大的掌心中。

双手抵住他结实温热的胸膛里。

整个娇躯都被禁锢在他怀抱与墙壁之间,彻底困住了。

红润的唇瓣被覆上。

周围浮动的空气骤然升温。

江屿白捧着她的脸颊,垂着如墨泼过的黑眸,认真又缱绻地吻着她的唇瓣。

相比上一次的青涩,这回显得熟络起来。

如此蛊惑又致命的攻陷下,姜予星渐渐有些力不从心。

“停.....先停下来。”

她抵住他的胸膛,忍不住将他推了推,漂亮的桃花眸蒙上了层莹亮,“你怎么突然这么着急啊?”

江屿白低低地笑了一声。

他抵着她的额间,平复下有些凌乱的气息。

“在宝宝的眼里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他突然问道。

姜予星愣了愣。

她没有犹豫,脱口而出,“清冷,正经,像个君子。”

江屿白再次低笑了一声。

“错了。”

他凑向她的耳边,吻了吻她的耳垂,清冽的嗓声透着低哑,“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君子,不管是以前,还是现在,我看你的眼神,从来就没有清白这两个字。”

就像每次他偷偷来到此处,瞒着她来看她赛车。

他总会忍不住涌起病态又偏执的坏心思。

想要把她拉到这里。

拉到他偷窥过她的地方里,将她摁在墙壁上。

缠紧她柔软的腰肢,用力地吻上她的唇瓣,将她所有气息都尽数占有。

“予星。”

江屿白目光幽深地凝视着她,狭长的眼尾处染上了浅淡的绯红,宛如神明入魔,“我对你的情感,不仅仅只有认真忠诚,还有——”

“极致病态的占有。”

他抬起她的下巴,再次俯身,将她柔软的唇瓣再次覆住。

早就想这样干了。

以前想的快要发疯。

现在更是疯魔上瘾。

只吻一次,远远不够。

必须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......

呼吸再次被封住。

所有的防线又一次昭示失陷。

他脸上微凉的眼镜框蹭到了她脸颊肌肤上。

姜予星娇嗔地轻哼了声,“眼镜.....”

“宝宝帮我拿下来。”江屿白搂紧她的腰肢。

她抬手,轻轻地从他脸上摘下了眼镜。

都说经常戴眼镜的人,眼球会容易凸起。

但他完全没有。

反而没了那层轻薄的镜片阻挡,双瞳锐利,更有一种封印解除,斯文败类的感觉。

就在她的注意力都汇聚此处时。

下一秒。

腰间一紧。

整个娇躯再次贴向了他。

“宝宝乖。”

他低头,像是不满她刚才的走神,轻蹭着她的嘴唇,染着低哑的嗓音蛊惑又性感,“张嘴。”

.......

直到外面再次响起走动的声响。

时间仿佛过去了许久。

慢慢的,江屿白才一脸不舍地松开了她的唇瓣。

他指腹轻轻地蹭了蹭女孩粉透一片的脸颊,喉间滚出声轻笑,“还渴不渴了?”

姜予星:?

她睁着湿润莹亮的桃花眸,羞恼地瞪他一眼,娇声调侃道,“没想到大家嘴中的高冷神明,原来通通都是假的。”

姜予星哼了一声。

她倏地朝他凑近,反手将他壁咚在墙壁上,望着他脸上漾出的暗色,柔软的指尖轻轻点了点,红唇微勾,“现在那个你,才是你的真实面目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屿白唇角轻弯,他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吻,低哑的嗓音缱绻极了,“只有你能看见。”

两人再磨蹭一会儿后,才缓缓地从走道里走了出来。

“叮咚~”

突然,姜予星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一声微信提示音。

她拿出一看。

是孟灵。

【布灵灵】:呜呜呜小星星qaq

【布灵灵】:你哥哥好可怕,快救救救救我qaq

姜予星的眉头立刻皱起。

好你个天杀霍泽野敢欺负她的小姐妹是吧!

看她不骂死你!

就在她气势汹汹准备点开他的头像时,对方已经发送条信息过来。

【布灵灵】:我跟他在一起才一天不到,他就把我的嘴唇给.....

似乎在犹豫什么。

对话框上一直显示着“对方正输入中.....”

【布灵灵】:给咬破了qaq!

姜予星:“......”

姜予星:“???”

这,这么猛的吗???

【布灵灵】:气死我了!害得我现在出个门都要戴上口罩!我再理霍泽野这个狗我就不姓孟!

感觉在别人的妹妹,这样说她哥哥好像不太好。

【布灵灵】:我这样骂他,你不生气吧?

生气?

那不存在的。

【嫦娥追月】:没事,你继续骂,我喜欢听。

孟灵:?

真是“兄妹情深”啊。

【布灵灵】:对了,你跟江屿白亲过了吗?感觉怎么样呀嘿嘿嘿

【布灵灵】: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吗?越是清冷禁欲的男人,越是衣冠——

【布灵灵】:快老实交代,他有没有对你不做人?

【布灵灵】:八卦的眼神.jpg

不做人?

姜予星有些懵然地眨了下眼。

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刚才被他上瘾般吻了好几遍的嘴唇。

就算刚才吻得这么强势,也没什么不适的地方。

感觉.....也像个人吧。

江屿白拿着一瓶矿泉水,从那边的自动售货机走了过来。

见她摸着嘴唇,一脸认真思考,连他走过来都没发现,不由轻声笑了一下。

“在想什么?”

他从她身后将她单手环住,躬身将下巴枕在了她柔软的颈窝,低磁的嗓音带了点意味深长,“还是在.....回味?”

诶?

被他这么一逗,姜予星立即像只炸毛的小狐狸似的瞪他一眼,“谁回味了,我才没有。”

她微鼓了鼓腮帮。

目前来看,这个男人除了变得稍微有一点点不正经以外。

其他方面还算是克制的。

这么一想,姜予星放心了。

看来以后那些什么唇角被吻破,腰疼事件等等,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啦~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148/148215/36152708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