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女生频道 > 美人甜野!偏执学神又偷偷盯上她 > 第117章 宝贝,该让你长点记性了

男人的嗓音低哑又暗沉。

似是强压着无数隐忍的情绪,语气异常平静,仿佛听不出半丝偏执。

伴随着他的贴近,热气敏感地喷洒在她泛红的耳垂。

姜予星的娇躯不由微颤。

“哇~”

在旁边黎恬绝望的目光下,她转过头看着他,弯着醉意朦胧的桃花眸,“经过我的观察,全场屁股最翘的男人就是你啦~”

观察。

全场的男人。

闻言,江屿白的眼眸倏地危险眯起。

他眸光紧锁着面前醉酒不自知的女孩,骨子里的占有欲被激起,眼底的暗沉幽深了好几个度。

一旁的黎恬瑟瑟发抖。

救救救救救命啊!!!

为什么她没有原地遁地术,或者是隐身术?

实在不行给她个木棍,把她敲晕也可以啊!

“小美人~”

对目前现状完全不知情的小醉狐饶有趣味地望着他。

“你一个人吗~”

她娇躯微倾,双手软软地搭在他的肩膀,天生含情的桃花眸轻勾,“要不要跟姐姐一起玩呀~”

江屿白似笑非笑。

挺好。

在他不在身边的情况下,不但把自己喝醉,偷看其他男人,还连他这个男朋友也不认得了。

真的是.....欠收拾啊。

江屿白气笑了声。

他抬手,伸向她的后颈,指尖轻捏了捏,逐渐幽深的眸子盯着她,低哑的嗓音蔓延着无名的危险,“宝宝,再看一次,我是谁?嗯?”

唔。

好凉。

被他微凉的指尖一捏,姜予星下意识地缩了缩。

随即又被他搂了回来,整个人连同腰肢都被禁锢在他怀抱与扶手之间。

江屿白的指尖轻轻地摩挲着她后颈的软肉,再次慢条斯理问,“我是你的谁?”

仿佛感应到危险。

醉醺醺的大脑本能的有了点清醒。

姜予星再次漾着湿漉迷离的双眸看向他,桃粉色的脸蛋绽放出乖软的笑容,“嘿嘿嘿,你是屿白哥哥~”

音落,她忽然地朝他伸出两只雪白的手臂,搂住他的脖颈,将整个馨香的娇躯都黏挂在他的身上,“要抱抱~”

女孩又软又烫的脸蛋蹭着他的颈窝。

随着她全心依赖的贴了上去,她唇齿间浅喷洒出的气息,都像是带着致命的电流,酥麻又炙热地勾缠着他。

江屿白身躯微紧。

喉结微滚了滚。

上一分钟还无形散发着的危险的气场,随着她的贴近才渐渐得到些缓解。

一旁努力把自己当空气的黎恬松了口气。

好,好像活下来了.....

江屿白垂眸盯着她粉扑扑的脸颊,语气仍然低沉,“喝多少酒了?”

“唔.....”

姜予星有些茫然地蹙了蹙眉。

她数着手指头,陷入沉思,“一杯,两杯,三杯.....”

“记不清啦。”她摇了摇头,再次扬起乖软的笑容,“反正喝了很多很多杯哦~”

像是想到什么,小醉狐凑了过来,浸满醉酒的嗓音比平时更加甜腻,“哥哥你要喝吗?酒好好喝哦,甜甜的,你想尝尝吗?”

江屿白盯着她一张一合的红唇,眸色愈发幽邃。

他没说话,只忽然躬了躬身,将她拦腰抱了起来。

“喔~”

双脚猛地腾空,姜予星虽醉,但动作仍然熟练无比地勾住他的脖颈,“飞起来了诶~”

“可是哥哥,我们去哪里?”

她泛粉的腮帮微鼓,“我还想要喝酒酒~”

“乖。”

江屿白抱紧她,目光暗藏着暗涌,“宝宝已经醉了,不能再喝了。”

“我们先走了。”

他目光微转,眼神冷淡地看了眼旁边的黎恬,“你们回家路上也注意安全。”

黎恬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立刻点点头,“噢....好的。”

她正目送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其余两位怂唧唧的舍友走了过来。

“予星他们走了吗?”

其中一个舍友拍了拍胸口,“刚才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江屿白会生气,责怪我们没有看好予星,让她喝了这么多酒。”

“虽然江屿白这个人看着清清冷冷的。”

另一个舍友摸了摸下巴,“但感觉脾气挺温和的。”

黎恬:?

诸位是不是对温和两个字有什么误解?

就在刚才他看到姜予星点评其他男人,这脸色,这眼神,简直就像是要把她拆骨入腹似的。

“你们不懂。”

黎恬摸了摸莫名有些凉意的手臂,“以我多年看小说的经验,这个男人八成都是忍着的,只要一回去就会原形毕露,开始一顿爆炒了。”

想到刚才他看小姐妹这危险又暗沉的眼神。

黎恬莫名觉得腰一痛。

*

夜色渐晚。

出租车缓缓停在了公寓楼下。

江屿白抱着姜予星走了出来,一路走得沉稳,生怕动作太大会让怀里的女孩不舒服。

“砰。”

走到了门口,他空出了一只手拿出钥匙,打开了门。

客厅灯光不开,直接走到卧室。

“唔.....”

被轻轻放在绵软床上的姜予星茫然地睁开了双眼。

她醉醺醺地晃悠着身体坐了起来,瞳仁还荡漾着醉意迷离的水光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小醉狐摸了摸床铺,疑惑地歪了歪脑袋,“软软的?”

江屿白微微一笑,“当然是哥哥的床啊。”

他边说,边慢条斯理地摘下了扣戴在手腕的腕表,轻轻地放在一旁的桌子。

轻微的金属声音在漆黑安静的房间里响起。

莫名地掀起了些微妙的暧昧又危险感。

“床?”

小醉狐就算醉得一塌糊涂,也没忘记基本礼仪,“唔,不行,我还没洗澡澡,不能睡床床,会脏.....”

说着,她就要挣扎地走下去。

没等她双脚下地,男人微凉的气息已经密不透风地朝她席卷而来。

轻而易举地将她困在此处。

“不是说想让哥哥尝酒吗?”

江屿白一手撑在她的身侧,一手轻轻地握起她的下颌。

在黑暗的环境下,那双深邃的眼眸熠熠烁闪着令人心惊的偏执,“又说话不算数?嗯?”

被压在身下的女孩无辜地眨了眨眼,“可是我没有酒酒.....”

江屿白低笑了一声。

他伸手,缓缓地摘下了脸上的眼镜,随意地抛去一边。

宽厚的大掌重新控着她的腰肢,姿势强势。

江屿白眼眸幽深地盯着她的红唇,音色微哑,“这里,不是有吗?”

不等她反应。

娇软的唇瓣当即被重重覆盖。

如热潮般汹涌又炙热的吻如雨点般强势砸落。

几乎是没了以往的温柔,力道强势又疯狂,像是恨不得将她揉碎在怀里。

“呜——”

唇角处猛地传来了一丝刺痛。

姜予星不由伸手抵住他的胸膛,下意识想要挣扎。

但很快两只手臂就被他单手扣在一起,高高地举在头顶,所有的呼吸再次被悉数掠夺。

被吻得快要透不过气的姜予星娇声抗议,“走,走开,不给你尝了。”

江屿白眼神很暗。

他扣着她手腕的力道逐渐用力,“宝宝不给我,还想给谁?”

“舞池里的那些男人?”

唇瓣再次被封住。

腰间的软肉更是被他掐得无法动弹。

一个个失控的吻不断落在她的颈间,锁骨。

理智丧失。

“把自己喝醉,还乱看其他男人。”

江屿白咬了咬她泛烫的耳垂,嘶哑的嗓音危险又低缓,“宝贝,你不乖。”

姜予星已经被亲得晕乎乎。

她抵着他的胸膛,醉醺的脸颊染上更鲜艳的红润。

唇角又传来一丝刺痛,她的小脾气渐渐上来了。

“不就喝了几杯酒,看了几眼男人,至于嘛?”

“小气鬼!”

“老陈醋!”

喝醉的女孩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。

她娇躯动了一下,就被上方的男人轻易再次压住。

江屿白托着她的后脑,修长的手指滑入她柔软的发丝,随即将她抬起。

没有戴上眼镜的男人像是解除了封印,原本禁欲的气质变得危险十足。

他低下头,变得温热的唇瓣磨蹭着她的唇角,坦然承认,“嗯,我是。”

“所以现在——”

“该给不听话的小朋友,长点记性了。”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148/148215/36152698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