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术网 > 都市言情 > 重生日常修仙 > 第七百零四章 白拿

姜宁没直接回家,现在时间尚早,日头正好。
  河坝的柏油路上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位,摊主们或站或坐,忙碌的招呼着来往行人。
  卖鱼的,卖水果的,卖床单毛毯,卖兔子的摊位,琳琅满目…
  今天是周六,休息日,很多人在河坝悠闲的散步,欣赏夕阳下风景的同时,往往会买上一点东西。
  薛元桐跳下电瓶车,沿路溜达,姜宁则继续骑车。
  逛着逛着,薛元桐在两个小朋友羡慕的目光中,购入两根糖葫芦。
  钱是姜宁付的,因为她的钱,全在姜宁身上。
  薛元桐举着糖葫芦炫耀,得意无比。
  两个小朋友更加羡慕了,大概心里是想着,为什么同为小朋友,她能那么幸福,有大人给付钱?
  薛元桐慢悠悠的咬着糖葫芦,目光投向附近的菜摊,说:“我妈今天晚上10点多才回来呢,我们晚饭自力更生了。”
  今晚长青液集团举办庆功会,作为长青液的员工,顾阿姨和华凤梅有参加晚会的资格。
  “我们是买菜回家做饭呢,还是喝豆腐脑呢?”她指向豆腐脑摊。
  姜宁:“你做饭吧。”
  薛元桐:“好嘞。”
  “你想吃啥?”她看啥都想吃,但又不能买太多菜,吃不完会浪费的。
  姜宁:“挺难决定的。”
  他想了想,说:“我们把楚楚喊过来,让她决定。”
  薛元桐十分赞同这个方法,以楚楚的清醒,必然不会因为吃什么,而产生选择困难症。
  收到电话呼叫的楚楚,很快从平房赶来。
  她一出现在河坝,立即引来若有若无的视线。
  薛楚楚早已习惯,她与桐桐汇合,说:“晚上炖火锅吧,我家里正好有些大骨头。”
  薛元桐赞同:“这样吃的菜也多。”
  两人开始在菜摊选菜,藕,豆芽,青菜,豆腐…每样只买一丢丢。
  只是,河坝上的摊位不大,终究是临时摊位,没有卖肉的摊位,薛元桐忧心道:“没荤菜呀,我想吃烫牛肉。”
  姜宁闻言,他的神识掠过平房,发现隔壁张屠夫家里,今天搞了二斤鲜牛肉。
  张屠夫是杀猪的,结识不少杀牛杀羊的人,他本身又是个贪图享乐之辈,所以搞得牛肉质量相当不错,乃是牛肉中的牛里脊,还是精品牛里脊。
  姜宁淡定的说:“牛肉啊,简单,我负责解决。”
  薛元桐疑惑:“你去街上买吗?”
  姜宁:“不去。”
  薛楚楚同样投来不解的目光,不过,姜宁是让她看不透的男人,大概他真的有办法吧。
  薛元桐选了些蔬菜后,溜到那些小兔,小鸡仔附近。
  小鸡仔小小的,一身金黄色的绒毛,动来动去,像一个黄色的毛球,蛮可爱的。
  薛元桐拍照发到班群里,@陈思雨:“快看,快看!”
  陈思雨:“哇,好想养一只。”
  郭坤南在线回复:“别了吧,小时候是挺萌的,长大后不好看,农村家里养鸡的都知道有多难伺候。”
  陈思雨:“好吧,难怪没听说过有人养鸡当宠物。”
  江亚楠发言:“小兔子不错,我见过有人养过,还花了几百块给兔子治病。”
  张池:“那么多钱,疯掉了?”
  俞雯:“你懂什么,有的人的宠物生病了,花了好几千给它治疗呢。”
  张池嘲笑:“乐死我了,对宠物比对他们爹妈都好。”
  董青风:“不能一概而论,有些人看来,宠物每天陪伴他们,是一种心灵寄托,有的人甚至愿意花光所有积蓄。”
  柳传道为人粗暴,直接锐评:“煞笔。”
  崔宇:“为了救它,花光所有钱,把未来可能用来救家人的钱都烧光,失心疯了吧?”
  孟桂:“但不能否认,的确有这种人,社会上有很多养狗的,不都把狗当儿子的吗?”
  眼看着,一场关于宠物的论战,即将在班群中爆发。
  班长辛有龄知道,全班50多人,人是多面性的,各人家庭环境不同,从小到大遇到的事不同,再怎么样的观点,都会有人支持,一旦爆发骂战,最后只会演变一地鸡毛。
  身为班长,她应该维护班群的氛围,辛有龄出面转移话题,她主动@薛元桐:“你喜欢小动物吗?”
  薛元桐:“当然喜欢了。”
  辛有龄:“喜欢到什么程度?”
  薛元桐坦言道:“咋说呢,顿顿都有吧。”
  辛有龄:“…”
  冬天天黑的很早,太阳西落,天色渐暗,河坝柏油路上的行人不减反增。
  薛楚楚想着,晚上吃火锅,得先用大骨头熬汤,这是件耗时间的活儿。
  而桐桐和姜宁蹲在鱼摊前,观看大盆里游来游去的鱼儿。
  薛元桐想买黑鱼,又有点嫌贵,姜宁表示,等会备菜前,他去河边钓两条。
  鱼摊老板乐道:“小伙子真会开玩笑,这都12月了,上哪钓黑鱼呐?”
  姜宁问他:“野生黑鱼你收不收?”
  鱼摊老板终于笑出声,他笑笑没说话。

  薛元桐瞧着鱼摊老板嗤笑的模样,准备让姜宁狠狠打歪他的脸。
  她和姜宁离开鱼摊,又逛向小兔子摊。
  薛楚楚开口:“我们回家吧,天色不早了,快黑了。”
  薛元桐兴致未消,她问:“哟哟,楚楚你是太阳能的吗?”
  薛楚楚闭嘴不言。
  见到楚楚不说话了,薛元桐笑嘻嘻的。
  她还是听话的上了姜宁电瓶车,驶向回家的道路,途中薛元桐还在思索,姜宁如何弄来牛肉呢?
  ‘算了,反正他肯定去钓鱼,如果有黑鱼的话,牛肉没有也可以的。’
  电瓶车灯光刺破平房的灰暗,照亮了门口聊天的几人,汤大爷,张屠夫。
  汤大爷炫耀道:“我家新养的狸花猫真是逮老鼠的好手,这才多大的块头啊,好家伙,今个下午给我逮住一只老鼠。”
  张屠夫瞅瞅自家的黑背大狼狗,没吭声。
  姜宁开始钓鱼,“小笨也会抓老鼠。”
  小笨是那条大狼狗的名字,嗯,平时姜宁就这么喊的,渐渐的,附近的邻居,全这么称呼大狼狗了。
  以至于张屠夫以前给小笨起的名字,已经被遗忘了。
  张屠夫听到小笨的名字,气血直冲脑门,他气的不行,他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,结果到最后,名字被人家夺走了!
  张屠夫纵横禹州杀猪界那么多年,还从未遇见过如此憋屈之事。
  汤大爷听后:“小笨能抓个啥老鼠,狗拿耗子吗?”
  姜宁:“狗确实能抓耗子,小笨可是抓耗子的好手。”
  汤大爷转头:“张老弟,你知道这事吗?”
  张屠夫脸色很黑,生硬的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  薛元桐看着张屠夫黑脸的样子,心里乐开花了。
  她记得很清楚,前几年搬来河坝,张屠夫是相当霸道的人,脾气爆裂,并且喜欢使点小坏,最喜欢养大型犬。
  平常放养在平房,十分吓人。
  这头巨大的黑背狼犬,曾经险些咬过薛元桐。
  薛楚楚亦在观察这一幕,据她所知,姜宁绝非主动挑事之人,今天他的行为,明显蕴含了一丝攻击性。
  再联想到,姜宁在河坝夸下的海口,以及张屠夫的前科,薛楚楚不禁猜测:‘难道他准备…’
  果不其然,张屠夫语气很冲:“你咋知道小笨…咳,霸王能抓老鼠的,有本事你让它抓一只来给我看看?”
  没错,小笨原来的名字,名叫‘霸王’,非常霸气。
  姜宁笑道:“哟,怎了,张叔不信?”
  张屠夫满脸的不屑,眼里充满轻视。
  姜宁:“瞧你这表情,那我跟你打个赌,用我那条一斤的野生黑鱼。”
  说这,姜宁瞅瞅张叔:“我现在让小笨去抓老鼠。”
  张屠夫实乃莽夫,他早就怀恨在心,怒道:“赌就赌,你今天能让霸王抓到老鼠,我家里现割的二…一斤牛里脊就是你的了!”
  他还不信了,霸王现在能找到老鼠,还能给老鼠抓到面前?
  姜宁答应下来:“好嘞,汤大爷做个证。”
  汤大爷叹气:“唉,这事闹的!”
  赌注成立,姜宁唤道:“小笨,去!”
  话音落下,黑背狼狗立刻跳起,勇猛的冲向远处破败的小树林。
  没几分钟,小笨叼着一只老鼠,跑到了门口。
  他一张嘴,老鼠落在地上。
  薛元桐远远的观察老鼠,说:“张叔你看,还能动咧!”
  张屠夫:“娘的!”
  他虽然恼怒,但仍是掏出手机录像,配上声音:“我滴个乖乖,看看我家的大狼狗,还能抓老鼠,啧啧!”
  发完朋友圈后,张叔心情勉强好了点。
  张叔没赖账,他回到家里,切了一斤牛里脊,黑着脸递给姜宁。
  姜宁:“桐桐还不快谢谢张叔?”
  薛元桐小脸笑嘻嘻的:“张叔你人真好咧。”
  ……
  薛楚楚全程目睹,她有种魔幻感,整个过程中,最难以把控的部分,绝对是小笨抓老鼠,姜宁难道如此断定,小笨能找到老鼠,并且能抓到老鼠?
  她真的看不懂。
  但这件事,似乎又有迹可循,狗的确是会抓耗子,薛楚楚亲眼见过,而且狗嗅觉非常灵敏,能找到老鼠。
  只是,姜宁居然能将这个讯息,传递给小笨,这种控制力,堪比那些专业的训犬师了吧。
  张叔输的不冤。
  回到家后,姜宁看向准备生火做饭的桐楚,说:“你们慢慢忙活,我去河边钓鱼。”
  薛楚楚这才想起,他刚才打赌用的黑鱼,还在河里待着呢,摆明儿空手套白狼…
  薛元桐告诫他:“你注意安全嗷,天太黑了,小心掉河里。”
  姜宁说:“我流量多,给你打视频电话。”
  薛元桐眼睛一下子明亮了,“好嘞!”
  姜宁回到家后,收拾好钓鱼工具,又拿起手电筒,他找到手持的手机支架,把手机往上面一放,出发河边。
  薛元桐留在家里的厨房,她把平板支好,边做饭,边看姜宁。
  只要能看见他在,薛元桐的心特别安定。

  旷野之上,只剩最后一抹余晖,即将陷入黑暗。
  河坝上的路灯明亮,人来人往,姜宁拎着钓竿,穿越了河坝,独自走向北方的河边。
  此时,一处极好的钓鱼位,一位钓鱼人站在河边,握着钓竿,抽着烟,享受天地之间的寂寥。
  现在的天气颇为适合钓鱼,不算很冷,亦无蚊子的烦扰。
  姜宁的脚步,打破了这一方的平静。
  钓鱼人多看了两眼,才收回眼神,专注于眼前的钓竿。
  姜宁主动搭话:“哥们,收获咋样?”
  钓鱼人淡定的说:“刚来。”
  姜宁扫了扫地上的几根烟头,没说话,人艰不拆。
  姜宁直接甩钩,他用的是假鱼饵。
  旁边钓鱼人诧异,他道:“钓鱼不打窝,钓到也不多。”
  姜宁:“没事,一条够吃。”
  钓鱼人摇摇头,不再多言。
  一分钟后,浮漂下沉。
  “咬钩了。”姜宁说道,他提起竿子,一条大黑鱼被凌空提起,水花崩飞。
  姜宁摘掉黑鱼,丢入桶里,告别道:“回家了。”
  他拎起水桶离开。
  钓鱼人愣了半晌,直到烟头烧到手,他才惊然抖掉。
  ……
  同时,长青液官网发布销售业绩,‘目长青’首发三天,销售破五百万瓶。
  这份数据在8班群里引起了巨大的风波。
  张池:“1瓶卖2000块吧?五百万瓶,卖了100亿?”
  董青风:“我们国家买了150万瓶。”
  张池:“有钱人那么多吗?”
  在他的观念中,大部分人的工资,也就几千块钱,而一瓶目长青,售价2000块,赶上一半的工资了,而且目长青无法彻底治愈近视,效果仅有两个月。
  陈谦:“说一个数据,早在2011年底,我们的奢侈品消费总额,已经占据全球份额的30%左右,是的,我们是全球占有率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国家。”
  董青风:“魔幻吗?”
  张池不说话了,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己那么贫穷的现实。
  陈谦发了张照片,只见他手里握着一个白色小瓶:“我贡献了一瓶,回头给大家试试效果(龇牙)。”
  董青风:“土豪。”
  张池拍了张照片,那是一处风格非常特殊的门店,他道:“我正在长青液专卖店,等我消息。”

(https://www.tbxsw.cc/html/142/142882/35964753.html)


1秒记住官术网网:www.tbxsw.com.tbxsw.cc.tbxsw.cc